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退后让为师来
好书推荐 难道我是神 天骄战纪 酋长别打脸 最强神话帝皇 武神天下 妖神记 王国血脉 无敌剑域 神道丹尊 异世界的美食家 移动藏经阁 极道骑士 遮天之万古独尊 暴风法神 丹武至尊 全职业训练师 不朽龙帝 九霄帝主 兽族 混沌灵修 太极第一人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烟水寒 九天剑魔 异界骗神 天怒 龙魂剑圣 灵剑情缘 炎武战神 限制级末日症候

第八百四十一章 这个地方被我承包了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自然要配合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不然的话,就好像吃薯条不占番茄酱,睡前不尿尿,看书不投票不订阅一样,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所以,肯定是要来一招“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是唐洛用玄变之剑形态对上吕布的因素,不然的话,用方天画戟硬砸方天画戟更有震撼力和话题度。

  不过那就是另一种不同的形象了。

  现在唐洛的形象,是强大孤高的无上宗师,天人。

  是的,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个默认和共识,这场战斗,谁赢谁就是无上宗师。

  因为唐洛的天外飞仙,因此还模糊地多出了一个天人形象。

  唐洛本人自然不会天外飞仙,之所以能够用出如此华丽的招式,全靠猪八戒、敖玉烈的幻术。

  是的,那些虚影都是假的,是虚假的幻术。

  当时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唐大师握住玄变之剑,悄悄施展大手印禁锢住吕布,后续分散出来的“持剑虚影”,黑色剑光洪流都是幻术。

  包括吕布本人看到的跟众人看到的没有区别。

  黑暗降临的时候,唐洛施展千手不能防重伤吕布。

  哦,还有一点,那就是天空巨大的圆月,也是幻术,是假的月亮。

  如果有人之人计算一下日期,就会发现,今天其实不应该是月圆之夜。

  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大高手的对决上,还真没有人去在意今晚是不是月圆之夜。

  只是在感叹这月亮真大,真圆。

  幻术配合强大的实力,唐洛也成功营造出了一个强大孤高的天人形象。

  他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低头对废墟中的吕布说了一句:“不差。”

  这话让原本寂静的场面再度变得热闹起来,就像是慢慢沸腾的开水。

  没想到这场旷世之战,结束得会这么快,没有想象中的大战三百回合,把整个紫禁之巅化作废墟。

  整体而言,三人只交手三回合。

  第一回合,是力量的比拼,光是声音就伤到了围观群众。

  第二回合,是玄妙的招式,没有人知道两人在那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对换了多少招式,其中又包含多少变化。

  第三回合,就分胜负了。

  吕布那刺破苍穹的一击,以及那一天人之剑。

  胜负,就此分出。

  很短,但也没有让人失望。

  废墟城楼是被吕布踩出来的,没有像唐洛那样,直接轰出巨大的缺口。

  只是城楼毁掉了,城墙尚在,还很完整。

  大家依然要抬头看。

  当吕布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时候,原本低低的议论声骤然一静,接着又响亮起来,片刻之后,又瞬间安静。

  虚假月光的反射下,吕布脑袋的中心部分,锃亮一片。

  几缕倔强的毛发尽量往中间梳过去,企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这可惜这一难太大,就像是西行中的女儿国一难那么大,很难过去。

  所以,秃顶上的那几缕头发看上去很凄凉。

  配合吕布现在崩碎的铠甲,重伤摇晃,勉强站稳的姿态,更加凄凉。

  冷如冰寒如雪,西门吹雪・吕布。

  “怎么还把人头发给削了……”

  “是啊。”

  有人低声议论着,三国之中,大乾的礼教相对严苛一些,大殷和大鼎则是要松不少。

  但不管哪个地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理念还是深入人心的。

  这里的“发”不包括胡须,仅仅是指头发。

  削发等若断首的说法是存在的,削发也算是一种惩罚――多为上位者自惩。

  从现代眼光来看,就是剪个头,麾下就痛哭流涕,人心归附了,比摔倒霉孩子阿斗还要简单。

  但在这个时代,出家不算,削发实实在在的确是一种惩罚。

  被别人削,和被人断首是一个意思。

  我不杀你,但你已经死了。

  用来折辱人是非常好的做法,除非生死大仇,一般人也不会这么做。

  大家觉得,高空中那个高高在上的贾蓉,还不如一剑把吕布枭首了来得干错利落。

  等等,贾蓉就这么一直悬浮在空中了?

  震撼之后,大家又突然注意到不同于刚才的虚空踏步,现在的贾蓉是“虚空站立”。

  夜风吹得他的头发和衣服飘扬,再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要知道,武道高手可以一苇渡江,点水渡江,或者站在一根纤细的树枝上随风摇曳。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需要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一个支点,不可能长时间的“悬停”在空中。

  刚才的虚空踏步,并非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就是没贾蓉这么慢。

  可长时间“虚空站立”,唯贾蓉一人而已。

  一点点的议论声又低了下去。

  有人奇怪地转头,看向那些骑兵,他们纹丝不动,这个时候,不应该主辱臣死吗?

  这些骑兵们,左枪右剑,身背大弓羽箭。

  可没有多少人敢在他们面前卖弄自己的轻功,那样被射成筛子。

  为什么他们没有反应?

  大家盯着吕布看,突然发现了一个盲点,那就是吕布中间的脑袋太干净了。

  干净得不像是刚刚剃出来的。

  “看什么?”吕布的声音压下不响亮却很嘈杂的议论声,他转头居高临下看着,“没见过武道高手会秃吗?”

  声音立刻停止,大家都敏锐地听出来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恼怒。

  是啊,也没有人说武道高手就不能是秃子。

  武道高手必须帅气,不秃头,是世人的偏见!

  习武治秃头?没有的事,修仙都治不了。

  大家纷纷移开目光,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唐洛落到城墙上,看了吕布的秃头一眼:“胜负已分。”

  吕布表情很憋屈,说实话,他虽然很少输过,但也不是没输过。

  胜负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他追求的是武道巅峰。

  但自己的秘密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吕布很生气,后果……一点都不严重。

  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就连跟随了他半辈子的方天画戟都碎了。

  别人能够看出来,吕布输得有点惨。

  吕布知道,自己输得非常惨。

  “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吕布说道,“我还会再来挑战你的。”

  “欢迎。”唐洛笑了笑,“不过下次未必就是这种形式了。”

  这话吕布没有听懂,他也懒得去猜测。

  他有个很好的习惯,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丢给陈宫去琢磨,他把话带给陈宫就行。

  这一点,和唐洛异曲同工之妙。

  “孔明,我发现神魔游戏的新规则了”、“孔明,我又发现了。”、“老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老孔,关于命格,你听我说”。

  孔明一直觉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比如唐洛的横空出世,以及他治不了秃头。

  好在现代社会,不是只有和尚、尼姑才能光头。

  而在这里,只能秃头的吕布从城墙上跳下,半蹲在地,缓缓站起,爬上赤兔马,带着他的骑兵离开。

  大家可以看出来,吕布受了很重的伤。

  否则的话,这种高度跳下,他连膝盖都不会弯曲一下。

  武道天狂的神话,在今夜破灭。

  从此之后,天空之中就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天人贾蓉。

  吕布找贾蓉麻烦去了。

  吕布从大乾境内踩过去了,开元帝的人在吕布身后吃屁。

  吕布和贾蓉约战了!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武道天狂惨败,神话破碎,只余天人贾蓉。

  贾蓉没杀吕布,吕布重伤而回。

  吕布很早就秃了,所以他一直戴着铠甲头盔。

  吕布秃了,吕布秃了,吕布秃了!

  各种消息传啊传,不知道为什么“吕布秃了”总能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堂堂武道天狂,变成了秃子吕布。

  对于吕布威望的打击无疑是很大的,愁得陈宫头发也大把大把地掉。

  快要和吕布成为一对难兄难弟。

  好在目前没有人对吕布还有他的封地落井下石。

  一方面,吕布的封地位置不算什么重要的地方,不是战略要地,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封地。

  受死骆驼比马大,为了这个地方和吕布死磕,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吕布是被贾蓉击溃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动手,会不会被理解为摘桃子?

  惹怒了天人贾蓉,那可就不太好了。

  现在唐洛在干什么?

  他在和大殷的前皇族程家商量“还政于程”的事情。

  说出去的话,自然要实现。

  可也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就还政于程。

  程家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总结起来就两个,一是地,二是钱。

  地方面,让程家非常惊喜。

  唐洛简单地在地图上点了点,表示“这个地方被我承包了”。

  被唐洛“承包”的地方,叫做混乱之地,地如其名。三国交接之地,名义上属于大殷,实际上是三不管地带,三国都想要拿下,又因为另外两国无法拿下。

  只能放着,又不能完全放着。

  那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包括被各国通缉无法立足的武者,各国探子细作。

  没有一个稳定的秩序,也没有一个长久的老大,隔三差五换一个老大。

  其中也有大殷、大鼎、大乾三国的功劳。

  他们没有办法掌控这里,但也有办法不让任何人掌控这里。

  就这么乱下去呗,也挺好的。

  现在,唐洛这么一指,混乱之地就变成他的了。

  很快,此地就会姓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