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开天录
好书推荐 偷香 宝典 通天武尊 盖世帝尊 异界生活助理神 校园花心高手 圣祖 参天 魔兽战神 信仰诸天 黑暗大纪元 纯阳武神 一言通天 废土崛起 吞天记 无敌英雄系统 执掌乾坤 绝世天君 无敌升级 魔潮起时 邪神旌旗 玄界之门 武极宗师 灭世魔帝 校园之护花兵王 地府重临人间 神魔供应商 玄门败家子 异世之风流大法师 龙符

第九百四十一章 接踵而来

开天录 血红 8941 2020-01-14 00:44 上一章 下一章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已是巫铁行辕。

  城内,一切如旧,丝毫无变。

  城下,地下百里的深处,一座座空间大阵重重叠叠,硬生生叠加出了方圆数万里的虚空,无数巨神兵蜷缩身躯,用高到极致的可怕密度,堆砌在这里。

  人族士兵,是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方式堆砌的。

  巨神兵,却无妨。

  同样的空间大小,若是只能容纳一个人族士卒正常起居的,足以堆砌上千的巨神兵。

  在这片巨大空间的角落里,一小片勉强留出来的,方圆十几里的空间中,巫铁、老铁、巫金、巫银、巫铜、巫狱等,连同两百巫家尊级高手,以及巫铁收服的所有妖魔鬼怪的尊级老怪物,齐聚于此。

  除开他们,还有巫家、五行精灵、武国各大将门各大门阀的神明境老祖。

  “不做任何阴谋诡计,引蛇出洞,然后迎头痛击。”巫铁目光如刀锋,挨个扫过身边一众心腹兄弟、亲近臣属的面孔:“如今,我们不畏惧任何敌人。”

  老铁牙齿咬得‘嘎嘣’作响:“老子的枪,已经饥渴难耐。”

  老铁的眸子已经变成了猩红色,他的本性在他的心头翻滚。

  他看着身边厚厚重叠堆砌在一起的巨神兵,他浑身的血浆都几乎燃烧起来。这么多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的巨神兵啊,数以百亿计的巨神兵啊!

  这让他好似回到了太古神战的战场上,他好似又变成了那头冲锋陷阵、疯狂杀戮的巨神兵的统领。

  那时候……

  他从来不问谁是敌人。

  他只需要知道,敌人在哪里。

  有了这些巨神兵,老铁就毫无畏惧。

  巫铁等人都感受到了老铁体内好似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发的炽烈杀意和惨烈战意,巫狱等一众巫族的老家伙被刺激得双眼通红,体内好似也有火焰要喷发出来。

  巫铁用力的拍打着老铁的肩膀:“老铁,放心,不管敌人是谁,只要他们敢踏入我武国疆域一步,你就可以杀一个痛快。”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巫铁眸子里也闪过一抹凶残的厉色。

  “这次的敌人,我算定他们从海外而来,从极其遥远的异大陆而来……呵呵,真把我武国当做了软柿子,谁都想要捏一把?”

  用力的一拳轰在了地上,一声巨响,这空间阵法折叠出来的空间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巫铁看向了混杂在人群中的李二狗子,大声喝道:“李二狗子,这次的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的计划,由你全面掌控。”

  “引来的敌人越多,越强,你的功劳越大。”

  “要是你引来的敌人不够多,就把敌人吓了回去,呵呵……”

  巫铁狠狠的瞪了李二狗子一眼。

  李二狗子很委屈的看着巫铁:“主公,这种勾当,干嘛是微臣去做?”

  巫铁笑着,指了指李二狗子:“你小子,骨子里最是猥琐,市井手段最多,不是你,难不成,让孔孟两家的老夫子去做?”

  李二狗子眼睛骤然一亮,他看向了人群中的孔成蹊、孟不言两位老祖,喜笑颜开的连连点头:“哎,还真能用上他们两位。”

  孔成蹊、孟不言的脸色,顿时一阵阵的漆黑。

  说实话,他们这些大魏门阀出身的权贵,还真不愿意和李二狗子打交道。

  可是,李二狗子是巫铁真正的心腹啊,惹不得,惹不起……除了配合,还能怎样?

  两位老夫子,顷刻一脸和蔼,微笑着看向了李二狗子。

  那表情,就好像看到了自家最宠爱的亲孙子一样模样。

  杀鬼第一百零八城南方,深山之中,几位修为不过胎藏境的将领一脸猪哥模样,嘴角流涎的看着身前的美貌妇人,眼神迷离,整个人都痴痴呆呆的。

  “此地,乃武国。当今陛下,乃武王巫铁。”

  “我武国,立国不过数年,乃是推翻了旧燧,这才接管了天下。”

  “陛下的修为?陛下的修为,功参造化、法力无边,乃我武国至高无上第一强者。”

  “陛下的心腹?呃,吾等边陲小将,实在是不知道啊。”

  “我武国的疆域?那是广袤无边的。”

  “我武国的子民?这具体数量,得去户殿翻阅民户户档。”

  “我武国的军队?啊,那是极多极多的,多到……无法计数,无法计数啊。”

  “我武国的产出?那也是金山银海、泼天价的富贵,具体的产出,也得户殿统计,我等小将,实在是不知晓。”

  “我武国的外患?我武国风调雨顺、国势强盛,并无外患。”

  “我武国的内忧?九王之乱已经被平定,前朝宗室已经发配边郡,再无任何内忧。”

  美貌妇人笑吟吟的,站在几个将领面前,细心的打听她想要的信息。渐渐地,她脸上露出了不可掩饰的狂喜之色。

  根据神魂秘术,她测定这几个修为低弱的将领并没有说谎。

  这几个家伙,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武国是一个趁着前朝内乱,刚刚推翻了前朝统治,刚刚平定下来没多久的国朝。他们疆域广袤,物产丰富,子民数量庞大,但是军力孱弱。

  如何知道他们军力孱弱?

  看看这些‘天武军’身上穿戴的甲胄,这都是什么破烂玩意?

  而这几个将领说——他们‘天武军’就是武国的‘禁军’,是武国最精锐的、负责拱卫皇都的最强军团。

  眼前的这十万出头的‘天武军’,则是武国的武王,派驻南疆弹压各处军城的。超过一百座杀鬼城,每一座城内派驻了一千二百余‘天武军’。

  这就是每座杀鬼城中的最强战力了。

  至于说这些边疆杀鬼城中的常备战力……看看那些鬼头鬼脑在远处窥视的辅兵,这就是边疆军城的常备军队。

  美貌妇人斜睨了一眼那些辅兵,嘴角一抽,根本懒得看他们。

  居然有感玄境的小喽啰?

  甚至还有一群身披皮甲,修为只有淬体境,只能充当力夫、杂役的喽啰?

  就这样的垃圾喽啰,杀鬼城内,如今每一城都只驻扎了五六千人?

  美貌妇人心里不由一阵阵的感慨,这是何其鲜嫩可口的大肥肉!

  鲜美,肥硕,却毫无反抗之力。

  边疆军城,居然只驻扎了这样的五六千垃圾?

  美貌妇人不由得心里灵机一动,得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笑着问面前站着的几位天武军将领:“你们神皇,年轻否?英俊否?可婚配否?在国朝的权威如何?皇位可安稳否?”

  “年轻,英俊,神武,睿智,尚未婚配,在武国一言九鼎,权威无边。”几个天武军将领呆呆愣愣的回答了美貌妇人的问题。

  远处山顶上,扶风神朝的几个甲士冷笑了起来:“这骚-狐狸,难不成她还想迷惑了这武国的神皇,侵吞整个武国?混蛋东西……倒是敢想!”

  金甲青年幽幽叹道:“可是,她还真有可能成功……这武国,以我们这几日的观察,实在是,国力不怎的。她若是真能混到武王身边,搞不好还真能成功。”

  “幸好,她的同伙,不会让她独吞这块肥肉。”金甲青年幽幽道:“我们,又怎可能让她一个人占这么大的便宜?总要整个无上魔国,都和这武国厮打起来才好。”

  光幕后面,又有几条人影出现。

  光幕微微蠕动了一下,一名黑袍道人,一名白袍文生,一名青袍老人同时从光幕中闯了过来。

  “牡丹娘娘,你意欲何为?”那黑袍道人指着那美貌妇人低声呵斥:“你来得早,这里是什么地方?何方国朝?实力如何?唷,万化风雷大阵,这是扶风神朝准备的退路么?”

  那白袍文生直接化为一道白茫茫的魔气直冲高空,在离地千里的高空朝着四周眺望了起来。

  “呵呵,好地方,好地方,大地苍茫,疆域辽阔,北方有大片生灵血气,国运沸腾如潮……好地方,好地方啊,好一块大肥肉……牡丹娘娘,你问出什么来了?”

  白袍文生的声音,从高空隐隐传来。

  青袍老人则是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十几万呆头呆脑,已经被牡丹娘娘魔功魅惑的天武军士卒。

  他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这里有万化风雷大阵,那么……扶风神朝的人呢?大阵在这里,这土著国朝的士卒在这里?扶风神朝的人呢?”

  牡丹娘娘微微一笑,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手绢:“唉哟,谁管这些呢?嘻嘻,说不定,扶风神朝的人,被这些土著给灭杀了呢?或者,被野狼叼走了呢?”

  “唉哟,奴家可不想看你们喊打喊杀的模样,奴家这就……”

  牡丹娘娘眸子里幽光一闪,突然反手就是一道粉红色的雷霆无声无息的向两根巨大的门柱轰去。

  黑袍道人冷哼了一声,身体一晃,径直挡在了粉红色的雷光前。

  一面巴掌大小的圆形小盾凭空浮现,雷光落在那小盾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黑袍道人的身体晃了晃,鼻孔里两点血水滴了出来。

  他冷冷的看着牡丹娘娘:“怎的?想要独吞?牡丹,你以为,你有这个胃口?”

  牡丹娘娘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加上你们三个?如何?我们四人瓜分了这一处,这是天大的造化呵。”

  那白袍文生从天而降,邪气冲天的冷笑着:“你倒是可以魅惑君王,独占一国气运……你愿意和我们瓜分这一处的好处?当我们不知道你的为人么?”

  青袍老人冷飕飕的说道:“魅惑君王,独占一国气运,这种事情,她没少干。嘿,联手,制住她,掌控她的生死,我们借助她,倒是有望一统这方国朝。”

  牡丹娘娘脸色骤变,身体一晃,化为一道红雾向北方急速飞去。

  同时她轻笑了一声:“诸位将军,救命则个!”

  十几万天武军将士身体同时一个哆嗦,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澈凌厉,他们大喝一声,原本就已经列成了阵法的他们迅速运转法力。

  一息,两息,三息……

  牡丹娘娘已经逃出去了上百里地,她回过头来,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这些天武军。

  黑袍道人、白袍文生、青袍老人也都没出手,他们背着手,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看着十几万结阵的天武军。只是,渐渐地,他们的脸色也变得有点怪异。

  远处,山顶上,金甲青年和一众扶风神朝的甲士脸色一阵阵的呆滞。

  金甲青年突然喃喃道:“我们是不是做了一件蠢事?如果不将无上魔国引来这里,而是,而是,而是……我们真的举国迁来此处,是不是……更好一些?”

  一众甲士一脸的狼狈,更有好几个人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谁能想到,他们居然,弱到这等程度?”一名铁甲壮汉干巴巴的笑着:“再说,殿下,我扶风神朝的根基禁地,可不是这么轻松挪移的,我们如今能做的,也仅仅是……祸水东引。”

  金甲青年一脸阴森的看着结阵的天武军:“可是……真是……后悔……痛心啊!如此孱弱的军队,真是!”

  整整十八次呼吸的时间后,天武军的军阵终于运转了起来。

  ‘呼哈’一声颇有声势的大吼之后,天武军的军阵上空一道血色煞气腾空而起,煞气中隐隐可见一尊高有百丈的巨人身影手持干戚,朝着虚空用力的一劈。

  这一劈,好似惊动了天空,高空中几片浓云微微一抖,然后倾盆大雨‘哗啦啦’的洒了下来。

  白袍文生看着眼前十几万天武军结成的军阵,突然‘咯咯咯’犹如小母鸡一样笑了起来:“在下,在下,在下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威武雄壮之军……牡丹,牡丹,你快回来,嘻嘻,我们四人联手,还真能吞了这一方国朝……嘻嘻!”

  几个天武军将领齐声呐喊,他们怒吼一声,牵引军阵,朝着放声狂笑的白袍文生重重的劈出了手中的刀剑。

  那黑袍道人叹了一口气,满脸是笑的,伸手朝着军阵轻轻一弹。

  “尔等军中,连一尊神明境的大将都没有……这也算是军阵么?”黑袍道人不无讥诮的冷笑着:“尔等……何其之……无聊。”

  一声巨响,只是轻轻一弹指,十几万天武军士卒组成的军阵轰然粉碎。

  几个天武军将领大口吐血,向后倒飞了数百丈,有七八万天武军士卒浑身衣甲粉碎,一个个吐血倒地。

  其他的天武军士卒们齐声呐喊,一个个丢弃了刀枪转身就逃。

  那几个天武军将领齐声咒骂,他们纷纷一拍腰间,一枚枚巴掌大小的玉符亮起,化为大片流光卷起了地上受伤的士卒,卷起了向后逃跑的士卒,卷起了百来条战舰和那些战舰上尖叫哭喊的辅兵,化为一蓬方圆数十里的光雨,快若闪电的朝着北方逃窜。

  这一片光雨遁逃的速度飞快,顷刻间就飞出了上千里。

  如此干净利落的逃跑速度,弄得四位透过光门跑来的魔头都一呆一愣。

  青袍老人笑着拍了拍手:“这一方国朝,倒也有几分……可圈可点之处。起码这逃跑的速度,比起扶风神朝最精锐的扶风军,都要强出不少了。”

  山顶上,金甲青年和一众下属也是忍不住喃喃自语:“跑得……可真他-奶-奶的快啊!”

  光门中,又有十几道人影闯了过来。

  “唷,老朋友们都在呢?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那逃跑的,是什么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