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仙侠武侠 问道红尘
好书推荐 掠天记 申公豹传承 青城道长 超凡入圣 美女董事长老婆 盖世魔君 大泼猴 东京道士 飞天 修真门派掌门路 都市至尊 仙城之王 升邪 帝尊 武墓 仙路争锋 大器宗 剑出华山 修神外传 狂神进化 武侠仙侠世界里的道人 妙手玄医 不朽剑神 太玄战记 造化之门 我的美女俏老婆 修仙传 求魔 无量真仙 灵壶仙缘

第四百零五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

问道红尘 姬叉 5701 2019-09-22 05:20 上一章 下一章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银光动地而来,有龙吟之声,在岛边四海浪涛之中惊起。

  分明正值春季,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秋风肃杀之感,耳畔传来刀枪出鞘的整齐鸣响,沙场之中森冷的寒光蔓延,秋风掠过,狂沙漫卷。

  两个人的比武场,生生变成了沙场。一人一枪的逼近,却似提枪跃马,如踏联营。

  许多盘膝正坐的人都睁开了眼睛,场内场外一阵动容。

  首当其冲的道士悚然一惊,迎面的寒光那血凛凌厉的威势竟然震得他气血都有些迟滞,肌肤上都有刺痛感。

  道士故技重施,用灵魂秘术侵袭灵台。

  李青君眼神冷冽,有凛然神威自灵台冲天而起,那试图影响灵魂的秘术被冲得七零八落,连个术法都不成型。

  道士骇然不解,下意识地腾云而起,避开这动地而来的锋锐枪芒。

  银枪抬首,万点寒光铺遍天地,在漫天星斗之中,有流星奔月,直透咽喉!

  一面铜镜式的法宝间不容发地挡在身前,泛出弧形的护罩。

  这种弧形是应对集于一点的攻击最佳的方式,无论枪剑,都很容易被带偏罡气,擦身过去。

  李青君眼神无悲无喜,银枪微震,万点寒芒凝为一线,准确地刺在弧形最中点。

  “锵!”地一声脆响,护罩崩裂,银枪化为横扫,有玄妙的弧线弹扫而过,重重抽在道上身侧。

  场中目瞪口呆。

  楚剑天锻骨四层……李青君锻骨三层。可楚剑天打不过的对手,却被李青君几枪之内扫飞出去,至今还躺在地上弓着身子如虾一般。

  李青君驻枪于地,身形笔挺:“承让。”

  银龙收敛,归于无迹。

  秦弈远远看着,忽然就想起了一首诗。

  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

  海风拂过,场中鸦雀无声。

  连阵外旁观者都憋着一口凉气,心中很是震撼。

  蓬莱剑阁捡到宝了。

  这种与远避尘世的清修截然不同的血气与凌厉,往往要在杀人如麻的魔道身上体现,但她却不需要。

  这不仅仅是“天才”的问题,而是经历的契合,她有她的道。

  她在红尘之中,以十五六岁的稚龄,便已统率三军攻城灭国,万众之中血染征袍,银枪之下人头如雨。

  这样的沙场凶戾,灵魂算是万千怨魂与万千同袍之血的浸染,又怎是一个清修之士简简单单的术法能够影响心志?

  虽然她经历的时间并不长。

  可却经历了险些亡国的低谷,困守孤城;也经历了攻灭敌国的杀戮,站在群臣之巅,号令天南;也曾在希望之中城破国失,孤身护亲逃亡。家国兴亡,巅峰低谷,云端地狱,她都走过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长兄、父王、二兄、王嫂,死得干干净净,亲人尽失,瘦弱的肩头撑着一个国度,她也走过了。

  区区十余年的红尘,走过了很多人的一生。

  对于一位天才,并不需要再走更多。

  当洗净铅华,归于东海,那便是真龙脱困,直跃九天。

  那是多少人想要的,断红尘。

  那天枢神阙的老道士神色有些凝重,慢慢问道:“这位……刚才说叫什么名字?”

  “东海蓬莱,李青君!”

  “贫道记下了。蓬莱剑阁有幸。”老道士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没再说这个,转移道:“挑战继续。”

  场中安静了好一阵子,才慢慢上来一人:“灵云宗太朴子,请道友指教。”

  李青君拱手一礼:“请道长指教。”

  太朴子叹了口气:“你镇得我灵云宗其他人不敢上。贫道作为压轴的,这么早就得出来……但也是心喜,能与如此道友切磋一回,印证心得。”

  李青君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但贫道既然出来了,姑娘小心。”

  太朴子话音方落,场中四处云涌。

  一柄木剑现于云端,继而化作晖阳之威,骤然刺落。

  腾云级的比试,首次出现了晖阳之能。那是太朴子的本命法宝,在规则内。

  李青君并未吐槽不公平,银枪一振,龙吟再起,一束耀眼的枪芒成型,凛冽的罡风冲天而起。

  在之前的战局中,无论是楚剑天还是李青君,都没有爆发过如秦弈早期常常爆发的罡气。不是等级比秦弈低,相反是更高。

  他们的罡气隐于武器之中,合为一体,受武器的加成与变化,化作剑气与枪芒。如今的秦弈挥棒也很少有一大股罡气花里胡哨了,更加朴实无华,威能内蕴且浓缩,大家道理是一样的。

  但这一次李青君枪尖却聚集了极为明显的枪罡,罡气都隐隐有了淡金的色泽,看着非常美。

  旁边有剑阁子弟低呼:“凛日神剑……呃枪。李师妹化剑法为枪法,竟然已经这般如臂使指了……”

  这是用技能了……这招怕是蓬莱剑阁的名招,不知道内部运劲怎么走的,秦弈分明感受得到有极为恐怖的威势聚集在枪尖上,爆发便是刺落星辰。

  很可能与他的爆发殊途同归。

  看到这时候秦弈才想起,李青君的枪造型和以前一样,其实早换了啊,如今这杆枪至少在材质档次上也是晖阳级,否则早年的凡间之枪不可能承受如此剧烈的罡气,还能加成……

  “轰!”

  枪出如龙,枪尖挑在剑侧。

  狂猛的能量冲突之下,轰然爆炸。

  这座号称阵法加固连个坑都打不出来的岛屿,竟然微微有些晃动,地面崩裂,飞石溅射而出,交战正中烟雾缭绕,尽是能量轰击的残光。

  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尼玛是腾云之战?好几个自以为自己也是腾云很厉害的修士以袖遮面,感觉没脸见人。

  固然有高级法宝与兵器的加成,可他们自身如臂使指,根本就不是一般腾云能承受御使的。

  连秦弈都微微一凛。

  名门功法,不能等闲视之了,天下之大,俊杰何其多也。

  烟雾之中,骤现冰凛微茫,叠于剑身,蔓延于枪。

  看似已尽的枪芒再涨,击碎寒冰。

  寒冰化为太极,骤然旋转。

  枪芒三涨,刺破太极。

  “破浪三叠。”剑阁弟子看得如痴如醉。

  这是真一力破万法,任你千般万化,我自一枪破之,如海浪层层叠叠,无穷无尽,旧力未去,新力已生。

  在武之道上,已入道矣。

  “呛!”人影遽分。

  太朴子捂着肋下,有鲜血从指缝溢出。

  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慢慢道:“听说你只练了三年。”

  李青君拱手:“赴剑阁前,十七年习武,并未懈怠。”

  “受教。”

  “承让。”

  太朴子慢慢转身,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又摇了摇头:“枉修一百五十年。”

  人群呆愣愣地看着太朴子走下场中,李青君卓立原地,横枪而指:“还有哪位同道要来赐教?”

  一片寂静。

  海风猎猎,吹得她的长发飞扬,长枪在日光下光芒熠熠,银色软甲一片灿然,直如神女临凡。

  “绝色仙子榜要换人了。”当此之时,围观的大半人心中居然是这种念头。

  绝色仙子榜,当然不仅仅看脸,你要是个太清,长得路人一样那也是天下第一美女。你要是个凤初,长得天仙一样也不过是个炉鼎,人心如此。

  而眼下的李青君,可以想见,数日之内就要天下知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