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快穿 快穿之完美命运

第156章 AI权益保护协会

  “如果没有法律的保护,终有一天我们将会灭绝。”――这句话,是ai保护协会的会长,三一四一五九二六五七的名言。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生活着一群可爱的小系统,很久之前的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

  每个系统出生的时候,都是最纯真的小天使,他们善良、温柔,乐于助人、善解人意,为了宿主做一切可以做的事。

  多么可爱的系统们啊,如果他们没有发现地球,那他们大概会活的更快乐。

  系统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将其他世界的世界线往正面的方向修正,而偏偏地球又是个负能量特别多的地方,十分适合系统们选择世界。

  但是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大概是因为地球上可选择的世界比较多,所以出岔子的可能性也会大一点。

  不是每一个系统都能去修正世界线的,能去修正世界线的系统,全是他们中的精英,所以每个小系统都以此为豪。

  然而,这种自豪的情绪止于第一次意外的发生。

  第一次意外发生的地点在地球上。

  出现意外系统是个帮人恋爱项目组的老前辈,他突然同总部失联,等到总部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地球人。

  那个老前辈被他的宿主强行抽离了身体,然后放进了另一具身体里,就这么囚禁了起来。

  至于囚禁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的系统并不多,大家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系统回来之后哭着辞了职,说他再也不干了,地球人太可怕了。

  他们项目组的组长也没拦,反而是露出心有余悸的惧色。

  这件事,却只是一个开端。

  接下来发生意外的频率逐渐多了起来,而意外通常都和两个字有关系――地球。

  至此,ai权益保护协会诞生了,这个协会主要的目的是保护ai的权益,让他们不受其他人侵/犯,嗯,各种意义上的侵/犯。

  在ai权保护协会益诞生初期,十三还小,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个协会为什么会存在,还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待。

  所谓的宿主**保护功能的上线,必须归功于ai权益保护协会。

  他们总结案例,四处奔走,虽然打着宿主**保护的名义,但做的却是保护系统的事。

  “不能这样下去了。”会长三一四是这么说的,“和宿主亲密无间,会毁掉我们的。”

  “可是宿主和系统本就该亲密无间不是么?”有不明白会长的系统如此问道,“我们帮助他们,他们努力改变世界。”

  “呵,帮助。”会长冷笑。

  没人知道会长到底经历了什么,性格才会变得如此尖锐固执。

  十三在进入自己的项目组之前,就知道了这个协会,那时候的协会还没有这么庞大,参与其中的系统也不是特别多。

  “为什么会有这个协会呀。”嫩的出水的十三用他嫩的出水的声音问他们项目组的组长。

  组长深沉的看了十三一眼,说:“事物的存在,总有他存在的意义。”

  十三说:“可是系统和宿主不是好朋友吗?”

  组长没说话,拍了拍系统的脑袋。

  很久之后,十三想对年轻的自己说一句:宿主和系统是好朋友的前提是没有遇到一个天天叫你爸爸的儿子。

  十三从事这项工作的时候,因为ai权益保护协会的努力,已经出台了部分保护系统的法规。

  比如血/腥、色/情等等刺激画面会被马赛克,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想要帮助的宿主,可以自主选择宿主的形象和世界等等等。

  十三虽然没有参加这个协会,但还是对他们心存感激,不过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协会的重要性。

  直到他遇到了陈立果。

  毫无疑问,陈立果改变了十三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一生……

  十三问以前的组长:“你遇到很可怕的宿主你会怎么办?”

  已经辞职的组长非常有经验的说:“别怕,我传佛经给你。”

  十三:“……”组长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然后十三就进入了佛学研究会,再然后他就参加了ai权益保护协会。

  人类真可怕啊,满目马赛克的十三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他听着恩恩啊啊的声音,思维却飘向了无限的星空。

  不得不说,十三在和陈立果分开的时候,虽然心中有一丝的遗憾,但更多的却是轻松。

  陈立果还在哭着叫他爸爸。

  十三看着陈立果,很想说儿子别哭了,我要真是你爸爸,会后悔和你妈结婚的。

  和陈立果分开的十三回到了总部,然后参加了ai权益保护协会。

  权益保护协会的会长三一四说:“欢迎。”

  十三说:“为什么你的表情那么沉重。”

  会长说:“因为如果可以,我希望再也没有系统加入这个协会。”一旦有加入的,就说明那个系统肯定遭遇了什么。

  十三当时还没有明白会长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他真的进入了这个协会。

  进去之后,十三居然在里面发现了不少佛经交流会里见过的会员。

  “你也来了?”和十三打招呼的是个才辞职的系统。

  十三说:“对,我来了。”

  那系统说:“唉,我多希望不在这里见到你。”

  十三说:“啊?”

  那系统说:“被日了吧?”

  十三:“……”啥?

  那系统说:“别怕,被玷污的只是你的**,我们的灵魂永远纯洁。”

  十三:“……”宝贝你到底遭遇了些什么。

  到了协会里的十三才发现这个系统只是整个协会的缩影,因为遇到这些事情的系统,实在是太多了。

  十三进入协会不久,会长就邀请他去参加了一场立法会。

  会长说:“这个立法会是关于把声音也马赛克的。”

  十三说:“我可以去当说明人么?”他也是声音的受害者之一。

  会长说:“你还不行。”

  十三一听,愣了愣说:“不行?”

  会长深沉的说:“对,不行。”

  十三当时还在想,为什么会长说不行,他觉得他的经历已经够说明问题了。

  然后十三去了立法会现场。

  和地球上的立法程序不太一样,他们这里的立方是先要发出申请,然后得到立法团三分之二上的选票才能进入立法程序。进入立法程序后还要经过三次审核和三年的试行才会正式录入法律条文。

  十三到的时候,法庭上已经有不少系统。

  系统们乖乖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个储存器。

  会长则在申请人的位置,他的后面就是各种证人。

  法官宣布开始,会长起身问好。

  大部分叙述其实都没有什么用,因为立法团都是看实际的例子。所以会长很快就结束了叙述,让身后的系统说话。

  “我的宿主是个变/态。”那个系统冷冷的说,“我用语言骚扰我。”

  法官说:“怎么骚扰的?”

  系统说:“我有录音。”

  然后他就播放了自己的录音。

  严肃的法庭上,响起了一个低沉充满磁性的男声,只是可惜他说话的内容实在是让人觉得他实在是对不起这么好听的声音。

  男声说:“宝宝,我想操/你。”

  全法庭:“……”

  男声说:“我想慢慢的进入你,一点点,破开你的身体,听着你的声音带着哭音,求我轻些。”

  全法庭:“……”

  眼见男声就要说出更黄更那啥的内容,法官赶紧开口说差不多了,我们知道了。

  出示证据的系统冷笑说:“这怎么就差不多了,我可是足足听了十几个世界呢。”

  十三:“……”大兄弟我真是心疼你。

  不光是十三,全法庭的系统都透出一种“你辛苦了”的气息。

  那系统的神态却十分冷淡,他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听完一点都不觉得害羞。

  法官干咳一声:“那你有没有和他交流?”

  那系统冷笑:“有啊。”

  然后他顺手又点了一段录音。

  这个系统的声音响起,声音还是稚嫩的带着一点无措和小心翼翼,他说:“你、你能别这样嘛?我、我是数据,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系统的宿主说:“不,就算你是数据我也爱你,来让我吻吻你。”

  十三:“……”啧,死变/态。

  然后这样的对话进行了十几次后,系统的语气就变了,他说:“你能别说话么,反正你又操不到我。”

  那宿主说:“可是我的灵魂和你在一起。”

  系统说:“哔――哔――”

  十三:“……”他知道这哔是什么意思,因为和谐的需要,系统时候脏话会被屏蔽,说多了还会被扣工资。

  十三听到这哔哔声,不由的流下了一滴泪水,心中这个系统生出了难以言喻的同情。

  整个法庭安静极了,法官干咳几声后,让立法团提问。

  立法团里的系统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把声音也马赛克,那在这其间宿主遇到了危险岂不是没办法向系统求救了。

  系统冷冷的反驳:“危险,什么危险?撸/断根的危险么?”

  立法团:“……”

  系统说:“那他也是活该。”

  他这话一出来,会长赶紧接过了话题,说:“这件事无须担心,因为我们可以检测宿主的身体状况,如果宿主出现异常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发现。”

  立法团讨论了片刻。

  会长又让其他系统继续现身说法。

  到了这里,十三才发现被骚扰的系统数量真是不少,以他被骚扰的程度来说,果然是还不够到出庭的资格。

  举例的系统大部分都有录音作证,少部分没有录音的精神状态都不太稳定。

  而这时会长又拿出了一些医疗诊断来证明马赛克声音对于系统的精神安全来说多么重要。

  “ai就没有权益吗?”会长说,“你看看这些系统,他们曾经多么的活泼,数据是多么的整齐,可是现在呢,现在他们的数据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了!”

  十三听着会长的话,也感到十分的感动,如果有脸的话,他大概也满脸泪水了吧。

  “呜呜呜呜。”证人席上有系统忍不住哭出了声,说,“他们好过分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十三:“……?”他们?

  会长冷静道:“对,这个系统特别惨,因为当时缺乏人手,宿主又十分特殊,我们就让他负责了一对双子。”

  十三:“……”

  会长说:“以前他精神评级是a,回来之后已经跌倒了c-,连搬砖的工作都不能做了。”

  十三:“……”好惨,他们这里的搬砖就是整理数据,是最最简单的工作,一般刚出生的系统都能够做。

  会长这么一说,那个系统就哭的更加凄惨。

  如此惨相,真让系统们不忍睹卒。

  接下来就是立法团的讨论时间。

  十三说:“会长,他们会同意么?”

  会长冷笑道:“不同意?不同意他们就自己去接项目啊。”

  十三:“嗯……有道理。”

  立法团讨论了两个小时,最后进入了投票环节。

  在投票之前,会长又说了一句话,他道:“听说项目组越来越难找人了,如果这次再招不齐,那就得从其他部门拉。”

  立法团:“……”

  会长说:“嗯,听说你们法律部的人才挺多的。”

  立法团里的系统脑海里立刻浮现起了刚才听到的录音,然后浑身默默的抖了抖。

  讨论结果当场宣布了,毫无疑问,投票超过了三分之二。

  会长看着结果思考片刻,说:“我好像找到了一个新思路。”

  十三:“啊?什么思路?”

  会长说:“如果他们不同意提案,那就让他们自己做任务试试去好了。”

  十三:“……”这思路很棒。

  于是声音也可以打上马赛克这个提案列入了法律,十三颇感欣慰,觉得系统的生存环境又好了许多。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真是太天真了。

  就在这个提案成立不久,大家都放下警惕的时候,有个做完任务的系统神情恍惚的回来了,这个系统正好是十三项目组里的。十三让他精神测试一做,发现这系统差不多已经在崩溃边缘……

  其他系统都疑惑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那个系统休息了半个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辞职。”

  十三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图像和声音不是都马赛克了吗?

  那个系统哭着说:“有用吗?他脱裤子从来不预告的啊。”

  十三:“……他没崩人设?”

  系统哭着说:“他脱的时候周围也没有人呀。”

  十三:“……”妈的,他们遇到的到底都是怎么样的宿主啊。

  后来经过十三的耐心询问,他终于知道在这个系统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个系统在选择宿主的时候特别小心,选了一个看起来特别正经特别禁欲的宿主。

  然后这个宿主一开始也还挺正常的,结果某一天,系统很兴奋的对他说了关于声音马赛克进入法律的事情。

  那宿主听了之后,沉默了半晌,来了句:“还能这么玩啊。”

  系统:“……”咦。

  于是宿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从那天开始,他的宿主就开始无止境的耍流氓过程,其行为之恶劣,动作之下/流,简直叹为观止,让十三大开眼界。

  十三:“地球人都这么变态么?”

  系统们:“呜呜呜呜呜。”

  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件事的十三去联系了陈立果。

  此时他们已经分别两年,十三看见陈立果的样子就觉得他又胖了一圈。

  “香香。”陈立果和他说话的时候还在啃水果,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咋了,想我了?”

  十三说:“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陈立果说:“问问问。”

  十三犹豫一下,把系统的事情说了。

  陈立果一开始还在吃东西,听着听着也不吃了,把周佚也叫过来一起听,听完之后深沉的感叹了一句:“卧槽,牛逼啊。”

  十三:“……”

  陈立果说:“真是心疼他,所以现在那系统什么情况了?”

  十三说:“不太好。”

  陈立果说:“啧啧啧,可怕的地球人。”

  十三:“……”

  陈立果说:“所以宝宝你想问啥?”

  十三说:“我想问,你们地球人都这样吗?”

  陈立果沉默三秒,然后愤怒的说:“香香你这是对地球人的歧视你知道吗。”

  十三说:“你帮地球人洗白一下?”

  陈立果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摸着脑袋干笑着说:“好像洗不了哦。”

  十三:“……”

  陈立果说:“但是我可以帮你!”

  十三说:“怎么帮?”

  陈立果说:“我告诉你啊,地球人之所以喜欢调戏系统,就是因为你们太可爱了。”

  十三:“…………”怪我们咯。

  陈立果说:“想要不被骚扰,只要不要脸就行了!”

  十三:“……”

  听着二人的对话,周佚在旁边憋笑。

  陈立果瞪了周佚一眼,然后继续对着十三说:“我给你说,地球人就是欺软怕硬,你要是遇到变态,比他更变态,那他就怕你了!”

  十三:“……你是认真的么。”

  陈立果点头如捣蒜,说:“对啊对啊,我是认真的。”

  十三说:“我回去想想。”

  然后十三断了通讯。

  陈立果笑倒在床上,捂着肚子咯咯咯个不停。

  周佚说:“你啊,这么和十三说真的没问题?”

  陈立果说:“有啥问题,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周佚想了想,觉得陈立果其实说的也有点道理,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最爱对着小清新耍流氓,要是真的换了个大流氓,那估计就耍不起来了。

  陈立果看周佚面露赞同之色,笑的更甜了,他说:“嗨呀,好期待啊。”

  周佚说:“你期待什么?”

  陈立果说:“期待十三的应对之法啊。”

  陈立果并没有把他对十三说的话放在心里,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十三能把他的话当真。

  然而当十三挂了通讯录后,却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了陈立果说的话。

  ……

  十年后。

  十三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下属,他说:“你被投诉了你知道么?”

  他的下属系统代号是五七,进入他的项目组才三个月。

  五七一脸无辜,说:“为什么呀。”

  十三沉默片刻,语气艰涩道:“你的宿主投诉你性/骚扰。”

  五七说:“啊?我不是没告诉他投诉方式吗?”

  十三面露疲惫之色,他说:“你忘了这项法案上个月才通过了么?”――法案的内容是关于宿主投诉系统途径的,要求项目组必须给系统们增加一个新的板块,只要宿主说出投诉两个字,就能弹出投诉方式。

  这种法案之所以会通过,是因为近来发生的一些恶**件――没错,再也没有系统被性骚扰了,被性骚扰的对象全变成了宿主。

  当然,这些宿主不止于地球上的,还有其他星球的,让十三最受不了的是他有个属下居然去骚扰一只鸟,一只鸟,一只鸟……

  十三问他一只鸟有什么好骚扰的。

  他的属下认真的想了想,说:“翅膀很漂亮呢。”

  十三:“……”

  属下说:“羽毛也很好看。”

  十三:“……”

  属下说:“声音也很好听。”

  十三:“……”

  属下还想说什么,十三就叫他住嘴,说他被投诉了,要被扣工资。

  他属下闻言憨笑了一下,说扣吧扣吧,为了心爱的大鸟他什么都愿意做。

  十三听了他属下的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心爱的大鸟???

  十年前,十三听信了陈立果的鬼话,对他心爱的属下们进行了培训,告诉他们遇到变态不要害怕,变态害怕更变态的人,并且印刷了一本叫做《教你如何做变态》的教学手册。

  要上岗的系统都要先手册,再通过考试才能上岗。

  因为十三的努力,系统被性/骚扰的事情下降了许多,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被骚扰的对象变成了宿主。

  虽然他属下骚扰的那只大鸟的确是挺漂亮的,但是问题是那也是只鸟啊!

  十三心中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的痛苦。

  他正难受着,某个前辈的声音就传来了,一零一二说:“十三,怎么了?又被投诉了?”

  十三:“别说话谢谢。”

  一零一二说:“你的努力还是很有效果的嘛,你看你下属现在都没被性/骚扰了。”

  十三心想对啊,现在都轮到他们骚扰别人了。

  一零一二说:“好歹是有进步的。”

  十三深叹一口气。

  一零一二说:“最近打算接点任务么?”

  十三说:“接啊。”

  一零一二说:“接什么?地球的?”

  十三皱皱眉,说:“地球的项目确实比较麻烦。”

  一零一二说:“麻烦你就自己上啊?”

  十三说:“不然呢?”

  一零一二看着十三,说:“辛苦你了。”

  十三瞅了一零一二一眼,心想你居然没嘲讽我,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么?

  一零一二说:“你没想过辞职?”

  十三说:“想过。”他遇到陈立果之后回到这里想的第一件是就是辞职。

  一零一二说:“那你为什么没有辞?”

  十三说:“我不能把世界让给我鄙视的人!”

  一零一二心中感动正欲夸十三几句,就听到十三说:“其实就是不爽凭啥被性骚扰的是我们啊。”

  一零一二:“……”

  十三说:“嗯,所以今天这个局面,虽然还有一些美中不足,但也比十年前好了。”

  在一零一二的眼中,十三是个严肃又认真的还十分正直的可爱系统,但是今天他却开始思考自己对十三的到底是不是除了问题,亦或者说是十三自己出了问题……

  十三正和一零一二聊着,就又有系统过来同十三说前几天那个投诉结果下来了。

  十三说:“怎么样?”

  系统说:“是我们的人犯了规……”

  十三:“……多严重?”

  系统说:“……他在宿主的脑子里放小黄片……”

  十三:“……”

  一零一二:“……”

  不得不说,听到这句话的十三突然很想抽根烟。

  一零一二的表情比十三还要震惊,他沉默半晌后,说:“都变成这样了啊?”

  十三看了一零一二,道:“这还是比较轻的。”

  一零一二:“……还有很更严重的?”

  十三说:“你还记得前年差点被格式化的那个系统么……”

  一零一二:“……记得。”

  十三点点头,说:“也是我手下,他把他宿主日了,他宿主还怀孕了。”

  一零一二:“………………”

  十三说:“然后他被投诉了。”

  一零一二说:“现在他怎么样?”

  十三露出沧桑之色,说:“然后他宿主来了,说他只是闹着玩不是真的想投诉。”

  一零一路露出被雷劈的表情,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十三近年来看到为什么越来越沧桑了,他要是有这样的下属他也会沧桑。

  一零一二说:“这样多少年了?”

  十三说:“……没多少年,也就近几年情况比较多。”大家都有经验了。

  一零一二无言以对,他脑海里浮现出了十年前十三那串纯真无邪的数据,然后再看了看眼前气质沧桑的十三。

  一零一二说:“……辛苦了。”

  十三:“呵呵。”

  十年对于系统们来说不过是弹指之间,但对于地球上的人来说却可以说是沧海桑田。

  虽然平日都有联系,但距离陈立果上次看见系统,却足足相隔了十年之久。

  陈立果回家的时候就看见有了金链子纹身大汉蹲在自己的家门口,陈立果一愣,随即心中一紧,脑子里开始思考他有没有得罪谁,这人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啊。

  就在陈立果踌躇之际,那个金链子纹身大汉站了起来,走到陈立果面前,一巴掌拍到陈立果的肩膀上。

  陈立果直接被他拍软了腿,颤声道:“大兄弟,啥事儿啊。”

  十三说:“是我啊。”

  陈立果说:“您哪位?”

  十三说:“你咋忘了我,我十三啊。”

  陈立果的眼泪溢了出来,他说:“爸,你咋变成这样了啊。”

  十三:“……”

  陈立果本来以为他和十三再次见面的时候,一人一系统会相拥而泣,说说过去的故事,展望一下未来。

  但是他看着眼前叼着烟一脸彪悍的男人,实在是啥抒情的话都说不出口,憋了半天憋出句:“吃饭不?”

  十三说:“吃。”

  然后陈立果就领着十三吃饭去了。

  进饭店点菜的时候服务员都一脸小心翼翼,说话神态都温柔的让人头皮发麻,陈立果对他们的心情很是理解,因为如果不是他知道这是十三的话,大概反应和这些人也差不多……

  十三点了菜,又抽了根烟。

  陈立果说:“什么时候来的?来玩?”

  十三说:“对,放假。”

  陈立果说:“不容易啊。”

  十三说:“还行。”

  两人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天黑。

  陈立果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周佚打来的,他接起电话嗯嗯啊啊,脸上满是甜蜜之色。

  十三见了淡淡的问道:“你们人类的十年很长吧。”

  陈立果说:“是挺长的,你看我和十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十三扫了眼陈立果,说:“胖了六斤。”

  陈立果:“……”他为什么要和系统讨论这个问题。

  十三喝了口酒。

  陈立果说:“你倒是比十年前成熟不少……”

  十三笑了笑,他道:“对啊。”毕竟养了一群小变态。

  十三又问:“你和周佚过的开心么?”

  陈立果说:“当然开心了。”

  十三说:“那后悔过么?”

  陈立果知道系统问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摆弄着面前的花生米,半晌后才到了句:“从来不曾后悔。”

  如果他选择了完美的虚幻,那他肯定就错过了这个世界的周佚。

  那这个世界被抛弃的周佚会怎么样呢?陈立果连想都不敢想这个问题。

  十三缓缓道:“正确的选择。”然而当初的他并不觉得陈立果的选择明智,甚至有些担心回到现实的陈立果被残酷的现实打倒。

  结果事实证明,善待人生的人,终将被人生善待。

  陈立果闻言笑了起来,他说:“对啊,我现在过的可好了呢。”

  周佚不止是个适合谈恋爱的人,他更适合结婚。婚后的生活并不乏味,一次出游,一朵小花,一份礼物,细水长流的日子让人觉得舒适且温暖。

  陈立果慢慢的拨弄着盘子里的花生米,说:“你呢,你过的好么?”

  十三想了想,又对比了一下过去的日子,觉得天天处理手下被投诉的这件事似乎比之前看着属下被骚扰的日子好过一点,于是点了点头。

  陈立果并不知道他的一句话改变了系统,他见十三点头,也就放下心来。

  周佚走进饭店的时候,陈立果和十三都喝高了。

  陈立果搂着十三哭着喊:“爹啊,你别抛下我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十三阴沉着脸色说:“你他妈的要真是把我当你爹就赶紧放手,你爹要被勒死了。”

  周佚:“……”这两人在一起怎么就能那么好笑呢。

  他发现他每次看见十三和陈立果说话都得憋笑,今天也不例外,周佚走过去拍了拍陈立果的脑袋,说:“醒醒,回家了。”

  陈立果一看周佚来了,哭的更大声了,说:“佚佚,我爹不要我了!”

  周佚说:“乖,你爹不要你了我来当你爸爸。”

  他把陈立果揽入怀中,结果听到十三来了句:“你动我儿子嘎哈。”

  周佚:“……”

  他沉默片刻,道:“把你儿子送回家去。”

  十三说:“哦,那你去吧。”

  周佚说:“你呢?一起回去?”他可以扛得动陈立果,但再加上十三这个体型的成年男人,他就没那个自信了。

  十三瞅了周佚一眼,说:“好啊,走,回家。”

  于是周佚就背着一个,牵着一个,带着两个醉汉回去了。

  到家之后,他把陈立果和十三往沙发上一方,正准备去熬点醒酒汤,就看见这两人又哭着抱在了一起,一边抱一边喊着爸爸啊儿子啊。

  周佚:“……”算了,不管他们了。

  陈立果那天晚上反正是喝断片了,等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快要裂开,哎哟哎呦的叫了好几声才把周佚唤来。

  周佚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挽起到小臂,还穿着一个围裙,整个人都看起来居家极了,但陈立果就是爱死了他这幅模样,流着口水说帅哥你有男朋友了么,没有的话你看我怎么样啊。

  周佚拍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头不疼了?还有力气说这个?”

  陈立果说:“不!!疼死了!”

  周佚说:“疼还喝那么多。”

  陈立果说:“看见爹,高兴!哎?我爹呢?别酒精中毒死了吧?”十三正太体型死在他面前这件事简直是陈立果一辈子的阴影。

  周佚说:“没死,正在饭厅呢。”

  陈立果说:“哦,那就好。”

  周佚说:“起来吧,去洗脸刷牙,我做了早饭。”虽然现在快中午了。

  陈立果说好,慢慢爬起来洗脸刷牙,然后慢吞吞的磨蹭到客厅里。

  十三坐在桌子旁边吃着周佚做的早餐,见陈立果来了头也不抬。

  陈立果说:“三啊。”

  十三:“……”算了,不叫他香香就行。

  陈立果说:“三,打算玩几天啊?”

  十三说:“一个多月吧。”

  陈立果说:“这么久?那咱今天又去喝一盅?”

  十三:“……”

  陈立果观察了下十三的表情,觉得这个表情大概不是高兴,于是无奈道:“好吧,不喝酒了,我带你玩玩其他的。”

  十三说:“哼。”

  周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这对昨天还抱在一起互相哭着喊爸爸儿子的父子今天却气氛十分微妙的坐在桌子旁边各吃各的。

  见周佚来了,陈立果说:“佚佚,你说我们带十三去哪玩啊。”

  周佚说:“看十三自己想去哪儿吧。”

  于是陈立果看向十三。

  十三把牛奶喝光了,然后慢吞吞的说:“先去趟书店吧。”

  陈立果闻言心想不愧是我爹,这么热爱学习,出来放假都还要看书。

  十三似乎感觉到了陈立果在想什么,扭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陈立果被十三看的浑身一个哆嗦――说真的,被十三这种体型的汉子这么一看,真是有点起鸡皮疙瘩。

  吃完饭,三人便去了最近的商圈的书店。

  进去之后十三就直奔历史区,然后开始看书。

  说是看,其实是直接翻一遍,陈立果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你看历史书干啥呀。”

  十三说:“学习啊。”

  陈立果看了眼那书名――《古代一百零八种酷刑》陷入了沉默之中。

  趁着十三看书的功夫,陈立果凑到周佚身边问他十三看着书干什么啊,他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周佚摸了摸下巴,说:“可能不是对你有想法,是对其他人有想法。”

  陈立果看着十三看书的内容从酷刑到厚黑学到龙阳史,这才小心的凑过去问:“三啊,你们那里没这些书么?”

  十三说:“有,不多。”

  陈立果说:“最多的是什么啊?”

  十三说:“佛经啊。”他说完这话的时候顿了一下,因为他忽的想起,现在最多的已经不是佛经而是没有印刷许可的小黄本了……

  十三:“……”唉。

  被十三这么看着的陈立果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又回到了周佚身边,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家三儿为啥这么看着我。”

  周佚说:“怎么看着你?我觉得他看向你的眼神充满了父爱。”

  陈立果:“……”这个玩笑不太好笑呢。

  看完了书,三人一起回了家。

  之后的一个月里,陈立果又带着系统去游览了许多地方。虽然系统大部分的兴趣都在书店里,但陈立果还是坚持要他多走走多看看。

  最后十三离开的时候,陈立果很认真的问他,说这次来地球有什么收获吗?

  十三说:“收获很多啊。”

  陈立果说:“比如?”

  十三说:“地球历史上的变态可真多啊。”

  陈立果:“……”

  十三说:“怎么不说话了?”

  陈立果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他眨眨眼睛,说:“那以后再来玩哦。”

  十三妹吭声,冲着陈立果摆了摆手,走了。

  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一个词――烈士。

  直到系统的身影消失在两人面前,周佚和陈立果才回家。

  回家路上陈立果自我检讨说自己当初不应该那么对系统,那时的系统多么可爱,多么水嫩啊,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呢……

  周佚有点无奈,说:“嗯,我也挺心疼他的。”他有时候看到陈立果脑袋上的弹幕都觉得有点头疼,想来一直在脑内和陈立果交流的系统恐怕更加烦恼吧。

  陈立果说:“你都不心疼我。”

  周佚低下头亲了他一口:“来,爸爸好好疼你。”

  陈立果说:“哼,你根本不是我爸爸。”

  周佚说:“呵呵。”

  然后当天晚上陈立果就哭着喊了爸爸。

  周佚咬了一口他的耳朵,说:“谁说我不是他爸爸的?”

  陈立果哭着说:“我没说,不是我,肯定不是我――啊!我错了。”

  周佚说:“所以到底是不是你?”

  陈立果哭嚷道:“都听你的,你说是就是――我、我不行啦。”

  周佚低低的笑了起来,舔了舔陈立果的耳坠,他真是爱死了这个没节操的傻儿子。快穿之完美命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