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铁血残明
好书推荐 超级金钱帝国 逆鳞 重生之财源滚滚 都市模拟人生 财富人生 重生之大设计师 不当小明星 重生日本当厨神 单兵为王 重生之小玩家 仙界网络直播间 武侠开端 我的时空穿梭手机 重生之俗人一枚 疯狂神豪玩科技 全能大歌王 天幕神捕 龙组兵王 捡宝王 特种兵之利刃 文艺大明星 天工 传奇再现 史上最强导演 末日刁民 重生之改天换地 我真是大明星 我的妹妹是偶像 超自然大英雄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一百九十六章 堵截

铁血残明 柯山梦 5799 2020-01-14 16:51 上一章 下一章

  吴达财大步走在官道上,腿脚感觉也不痛了,浑身都是力气。

  姚动山在收拢人马,第一局远远落在后面,身边就第一小队剩下还能动的五个人。

  转头看了一下,歪脸还在旁边一瘸一拐,。

  “歪脸,队长多五钱还是多一两?”

  歪脸换了一把短矛,刚好能当拐棍用,那把满是血迹的斧头就插在腰上,听了也不搭话。

  后面呆汉的声音道,“该是多一两。”

  歪脸此时却转头骂道,“你们当队长那银子那么好拿的,队长脑袋就砍掉半个,拿命换的,你当天上掉的,地上捡来的。”

  几个人都不做声,打出来的时候混乱,谁也没看到队长怎么死的,但现在吴达财升任代理队长,老队长肯定是死了。

  大伙一起在军营几个月,说短不短说长不长,里面就数歪脸跟队长最好,冲出去的时候也跟着队长一起,估计是看着队长死的,现在对着谁都没好脸。

  吴达财中间去了中军,跟那队长没多长时间的交情,当初反而总是针对吴达财。

  所以尝试了几次都没挤出泪水来,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一边在心中盘算,提升队长之后一年能领多少银子。

  刚好转过一个弯道,吴达财仍在走神,路上有些白花花的东西,也没留意到。

  “银子!地上的,快捡啊!”

  呆汉一声惊呼,几个手下飞快的越过吴达财,扑向前方的路面,此时吴达财回过神来,只见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银锭,偶尔还有珠宝首饰,一直往前面的路上延伸。

  几个人连兵器都丢了,忙着往衣服里面塞银锭,但他们的白褂下摆没束,呆汉飞快的取了腰带,把白褂扎在裤子里。

  还不及招呼手下,前方官道一阵惊叫,吴达财把目光抬起一点,道路两侧满是窝棚,成千上万的人影正在慌乱的逃窜,十余步外一个女人扶着一个老人刚上了官道,身后跟着两个孩子,他们一见到吴达财等人,吓得顿时瘫软在地上。

  附近也有其他人见到了吴达财几人,虽然他们不是官兵的衣服,但衣服多半也是地方团练,惊吓之中争先恐后的抢上官道逃窜。

  吴达财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几个月前还是农夫,那里见过这么多人,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歪脸一言不发,抽出腰中的斧头赶上瘫倒的那一家子,不顾那女子的嚎哭,对着他们就开始劈砍。

  鲜血又四处飞溅,两个小孩尖叫着大哭。

  吴达财抖了一下,军律明言不能滥杀百姓,但眼前这些人,说不清是百姓还是敌人,他不敢去管歪脸,大步过去用长矛杆抽打地上的几人,口中一边骂道,“军律森严,谁敢私拿银子,老子先杀了你。”

  呆汉一边捡银子一边喊道,“就是给庞大人,也总要有人捡的。”

  吴达财一愣,没想到呆汉还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银子总不能随便扔在地上,万一被那些客军拿走就不妙了。

  “你,回去给姚大人送信,就说找到营地了,到处都是银子,请他赶紧派人来。”

  呆汉在地上抱着十多块银子不动,吴达财抡圆了一杆抽在他背上,打得呆汉触电般一抖,赶紧丢了银子往来路跑去。

  “其他人跟老子走,你妈的现在就捡银子,没听蒋大人说的,流寇就扔银子骗人,回头杀回来你刀都没有,长矛捡起来!”

  吴达财一路踢打,几个手下受不住,纷纷丢了银子重新拿起兵器。

  “把这些人赶下官道去,到前面堵着路。”

  吴达财不管那歪脸,带着三个人一路朝前面赶去,路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家什,这里留下的人各种各样,以老弱妇孺居多,也有不少男子,但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更没人敢跟他们交战。

  官道上满是尖叫声,吴达财四人如同破开水面的船头,所到之处人流纷纷离开官道,这一条河谷道路上异常混乱。

  四人跑得很快,那些逃窜的老弱无法跟他们相比,大部分被他们甩在身后,到达一处河谷狭窄的地方,路边就是河道,这里也丢弃有不少银锭,前方道路上则少了,吴达财喘着气停下。

  四个守备营士兵拦在路头上,三四千名胁从在河谷中嚎哭震天,却没人敢来冲击这四人的防线。

  “老吴…不是,吴队长,咱们挡不住的。”

  旁边一个长矛手声音抖动,长矛也不停发抖,吴达财只觉得口干舌燥,北面的官道上有人在继续逃走,他已无暇顾及,到处都是人影,就眼前这几千老弱拼命的话,他这四人就要被撕得粉碎。

  吴达财抿出一口口水吞了下去,“不许撤,他们不敢来。”

  河谷中一片混乱,许多人朝着两侧的山地逃跑,但茂密的树林让他们步履维艰,竟然真的没有人来冲击这个薄弱的防线。

  但几人依然极度紧张,吴达财大声鼓动了一声,转头看到几个手下都留意着南边,脚下一动,把几个大银锭踢下了官道,落入了河道中。

  ……日近黄昏,庞雨站在小关铺以北五里的官道上,两侧的河谷中遍布窝棚,到处扔满各种家什衣物,数千名乞丐般的老弱胁从正在漫山遍野的逃窜。

  三百多名守备营士兵四处追拿,将抓到的人往官道驱赶。

  因为怕被潘可大和许自强抢了人头和马匹,庞雨在小关铺耽搁了许久,很多逃过河去的流寇都没能追杀,就为了搜集北峡关盆地里的战利品。

  史可法到达小关铺之后反而更加混乱,因为史可法驾到,庞雨不敢拦着大路,许自强的人马从官道入了盆地,他们人数众多,到处抢夺人头和兵器,后来潘可大的人也加入其中。

  庞雨的人数不多,既要追击,还要在小关铺防备流寇反击,根本抢不过许自强,河滩上的马匹也被抢了几十匹走,人头和俘虏更是无法计数。

  跟史可法旁敲侧击一下,史可法似乎不愿意管这些客军。

  此时收到前方姚动山的回报,庞雨估计了一下形势,果断放弃了北峡关的争夺,匆匆集合了四个百总局,赶到了流寇营地。

  转头看了一眼,王增禄和姚动山正站在身边,王增禄脸色阴沉,姚动山脸上血迹未消,胳膊上缠着带血的白布,脸色却颇为得意。

  今日战斗中,王增禄担任正面进攻,第二局损失最大,早已伤亡过半,逃兵出得最多,但最后击溃流寇的却是姚动山的第一局。

  不过姚动山的第一局损失也不小,因为突击出来之后太过混乱,第一局又被要求进攻流寇营地,至今没有统计出来到底伤亡多少,已知的至少有两个队长阵亡。

  但好歹是击溃了流寇,所以姚动山颇为自得。

  “增禄觉得这一仗打得如何?”

  王增禄咳嗽一声,“属下觉着打得糊涂,流寇数千人马已在五里之内,我官军数千人,对此丝毫不知。”

  “说得有理。”

  庞雨点点头道,“咱们和流寇,都不像是军队,倒像是乡间械斗的百姓。

  若非歪打正着,我守备营恐怕不是蝎子块的对手,不是北峡关这样的地形,蝎子块至少能全身而退。”

  王增禄又道,“击溃流寇之后,应即刻追击流寇,跑掉的流寇会少得多。”

  庞雨嗯了一声,王增禄说的都是对的,不过此时也不好解释,王增禄一直在前面,不知道后面跟许自强和潘可大的纠葛,若是当时追杀流寇,恐怕马都被人抢完了。

  守备营不但要对付流寇,还要对付两个友军。

  从路上散落的银子来看,他很可能因为抢马而丢了抢银子的机会,大部分银子应该是被流寇带走了。

  要不是那个吴达财堵住了路,这些胁从也都跑光了。

  “返回桐城之后,再复盘此战,总结好得失,先由各局复盘,然后是中军部复盘。”

  王增禄迟疑着问道,“啥叫复盘?”

  “届时你便知道了。”

  庞雨看了一眼混乱的河道,“眼下天色将晚,各局部署防御,先处置眼前这些人。”

  姚动山闷声道,“左右都是流寇,不如一股脑杀了。”

  庞雨摇摇头,这些俘虏虽也有男子,但以妇孺老人居多,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流寇,其中的男子审问了几个,都是南直隶和舒城口音,多半都是最近被掳掠的,所以那些老寇才会毫不留情的抛弃他们。

  庞丁一直没说话,此时忍不住道,“要不要等史道台来了再说。”

  “史道台说了不会过桐城界,他不会来这里。”

  “那…大人,咱们可养不起这许多人,不如让他们自己走了好。”

  “自己走了,归乡路上就要死掉小半,回乡衣食无着,最后不免饿死或从贼。”

  庞雨揉揉额头笑道,“这么多有手有脚的人,总是有些有用的,你带人连夜审问,若是南直隶和河南南部口音,做过铁匠、竹器、木匠、马夫、钱庄…就是凡有手艺,或是会识字算数的,都留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