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代言情 三生三世 枕上书
好书推荐 春闺密事 毒妃在上 娇术 大帝姬 炮灰攻略 权妃之帝医风华 天下无双 乘鸾 似锦 万事如易 九重紫 悠闲小农女 乘龙 重生小地主 冠盖满京华 嫁冠天下 富贵不能吟 宦妃还朝 覆手繁华 锦桐 神医嫡女 重生之嫡女风华 闺门秀 三生三世 枕上书 木兰无长兄 江山为聘 娇娘医经 盛华 倾世宠妻 楚王妃

第39章 梵音谷(18)

  连宋突然想起什么似地道:“对了,昨天比翼鸟宗学的竞技我后来也去探听了一二,听说原本第一名的奖品是频婆果,被你临时换成了一篮子蟠桃?宣布奖励的时候我看凤九的脸色不大对,”又瞟了一眼屏风下探头竖耳的狐狸,道:“这头红狐我暂替你照看,你还是先下去看看她,怕她出个什么万一。”

  东华揉着额头的手停住,怔了一怔道:“小白她脸色不好?”

  兴许说完从司命处探来的这些秘密连宋君倍感轻松,吊儿郎当样转瞬又回到身上,摊手道:“我也不大晓得,”又笑着瞟了东华一眼道:“虽然我一向会猜女人的心思但你们小白这种类型的,老实说我也不大猜得准,只是瞧她的模样像是很委屈,所以才让你赶紧下去看看,兴许……”

  话还没说完忽听到外头一阵喧天的吵闹,二人刚起身寝殿大门已被撞得敞开,燕池悟立在寝殿门口气急败坏地看向他二人并屏风角落处的狐狸,破口一篇大骂:“他爷爷的,凤九此时被困在蛇阵中生死未卜,你们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喝茶下棋逗狐狸!”

  连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骂得愣了愣,东华倒是很清明,却破天荒没有将小燕这句“他爷爷的”粗话噎回去,皱眉声音极沉道:“小白怎么了?”

  ℃,..

  燕池悟恨恨瞪向东华:“你还有脸问老子她怎么了,老子虽然喜欢姬蘅,老子也看不上你二话不说将原本该是凤九的东西送给姬蘅讨她欢心的样子。凤九要频婆果有急用你又不是不晓得,你把它送了姬蘅,她没有办法只好去闯解忧泉趁果子没被摘下前先将它盗出来,她那三万年半吊子的修为哪里敌得过护果的四尾巨蟒,现在还被困在蛇阵中不晓得是生是死,老子同萌少连同萌少她娘皆没有办法……”

  骂得正兴起忽感一阵风从身旁掠过,转回头问连宋道:“冰块脸他人呢?”

  连宋君收了扇子神色沉重:“救人去了,”又道:“我就晓得要出什么万一。”话落地亦凭空消失,唯余小燕同角落里瑟缩的狐狸面面相觑,小燕愣了一瞬亦跟上去。

  解忧泉已毁得不成样子,颓壁残垣四处倾塌,清清碧泉也不见踪迹,以华表为界铸起的蛇阵中唯余一方高地上的频婆树尚完好无损。蛇阵外白日高照,蛇阵内暗无天色,四尾巨蟒于东南西北四方巍巍盘旋镇守,红色的眼睛像燃烧的灯笼,蛇阵中护着一个蓝雾氤氲的结界,白衣少女双目紧闭悬空而浮,长发垂落如绢丝泼墨,不晓得是昏迷还是在沉睡。

  倾塌的华表外头狂风一阵猛似一阵,东华面无表情地立在半空中凝望着结界中的凤九。她脸色虽然苍白但尚有呼吸起伏,还好,他心中松了一口气,面上却看不大出来。其实,他早晓得她长得美,只是平日太过活泼好动让人更加留意她的性情,此时她这样安静地躺在结界中,这种文静的美貌才越发凸显,但白裳不服不适合她,需摩诃婆曼殊沙那种大红才同她相衬。他活了这么长的岁月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凤九未必是他见过最美貌的那一个,但缘分就是这样奇怪,那些美人长什么样他印象中虚无得很,唯有她或笑或皱眉或难堪连她做鬼脸他都能记在心上,回忆起来每一幅都是清清楚楚的样子。连宋说她是当年那头小狐狸,她是那很好,但就算她不是,他也未必多么在意。

  虚空中似有佛音阵阵,浸在一段凄清的笛音中,细听又似一段虚无。他垂头扫了一眼自他仙驾莅此便长跪不起的比翼鸟女君并她的臣子们,淡声道:“那个结界是怎么回事?”

  下头跪的女君兼臣子们还沉浸在不晓得帝君为什么于此时仙驾此地的震惊之中,半晌没有一个人回话,还是萌少因毕竟同凤九朋友一场,见友人被困十分着急,拱手回道:“ 禀帝座,那困住九歌公主的并非结界,乃是阿兰若之梦。”阿兰若这三个字随萌少出口时,在跪的诸位除了姬蘅皆颤了一颤。

  萌少娓娓道来,事情原是如此。

  传说中阿兰若是个难得的美人,却无辜枉死,阿兰若枉死后不得往生,执念化做一个梦境在梵音谷中飘荡,凡有谁被卷入此梦中必定坠入阿兰若在世时的心魔,定力不佳心性不够强大者永不能走出阿兰若之梦,将徒留在梦中永眠,直至周身仙力修为被梦境尽数吸食以至灰飞。

  想必九歌公主误入蛇阵中正好撞到阿兰若的梦飘入此境,由此而被卷入。阿兰若自小是被此地华表中的四尾巨蟒养大,她的梦境裹住九歌公主,大约令巨蟒以为梦境中的九歌公主便是阿兰若,所以将她守护起来不让外人触碰。

  要破阿兰若之梦,除了靠卷入梦境中的人勘破自行走出来,其实还有另一个更为保险的法子另寻一个与卷入梦境之人亲近的人一同入梦,将她带回来。

  但如今的状况,若要进入阿兰若之梦带出九歌公主,首先得通过蛇阵。与这四头凶兽拼杀并非难事,但阿兰若之梦其实只是一种化相,必须将人卷入其中才能呈现实体,实体便是那个淡蓝色的结界。呈现实体的梦境异常脆弱,拼杀时战场必定混乱,万一不慎致使梦境破碎,届时九歌公主轻则重伤重则没命都有可能。

  他们也想过是否将护体仙障铸得厚实些,不与巨蟒拼杀任它们攻击以保梦境的完好,再接近以进入梦中带出九歌,但阿兰若之梦十分排斥强者之力,一向入梦之人在梦外百丈便需卸下周身仙力,以区区凡体之身**能顺利入梦,否则梦境亦有可能破碎。

  但此时若卸去周身仙力如何与四尾巨蟒相抗,此种情境实在进退维谷,大家一筹莫展,从昨夜发现九歌被困直至此时蘑皆莫不敢轻举妄动,皆是为此。九歌公主怕是凶多吉少了。

  连宋君匆匆赶来时正听到萌少扫尾,扫尾说了些什么都没有正经听到,只见地上跪的一麻溜在萌少扫尾几句话之后都做出唏嘘拭泪的模样,虽然不晓得他们是为什么唏嘘拭泪,但连宋君觉得这许多人整齐划一做出这个动作其实颇令人动容。

  正要行上前去,东华倒是先转身瞧见了他。

  东华的神情十分冷静,他心中有些放心,若是凤九有事,东华他虽一向被燕池悟戏称冰块脸,但以他对他多年了解,他必定不是现在这种神情。

  **要打个招呼东华已到他面前,就像新制了几味好茶打算施舍他两包一般,语气十分平淡自然:“你来得正好,正有两桩事要托付,”抬眼望向困在蛇阵中的凤九道:“如果最后只有她一人回来,将她平安带回青丘交到白奕手上,然后去昆仑虚找一趟墨渊,就说东华帝君将妙义慧明境托付给他,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番话入耳,连宋琢磨着怎么听怎么像是遗言,亦笑望阵中一眼道:“你虽近年打架打得不那么勤手脚怕是钝了,但这么几条蛇就将你缠死也太过……”离谱二字**含在口中,泰山崩于前亦能唇角含笑的连宋君脸色一时大变,亟上前要将泰然卸去周身仙力从容进入蛇阵的东华捞出来,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燕一把拦住,小燕的眸色难得深幽一次,道:“唯有此法。”目光向雷声乍然轰鸣落雨倾盆不歇的蛇阵之中道:“还有什么法子老子想了一夜加半天都没有想出来,因为老子压根儿没有想过卸去术力独闯蛇阵,老子对朋友还是不够义气,冰块脸义薄云天,老子敬佩他。”

  蛇阵之中天翻地覆,不到两日内竟先后两人来犯使巨蟒十分愤怒,势同鬼哭的长嘶之中,利剑般的光束与道道电闪齐往来犯的东华身上招呼,未有仙力护体加持,东华身上顷刻间便割出数道口子,幸好雨势磅礴将赤金的鲜血尽数洗去,蛇阵外长跪的女君并诸臣子震惊不能自已,却无法相帮,齐齐愣在原地。

  连宋被小燕拦了一拦后未再前行,大约已明白东华他如此的缘由,眸色深沉不语。他同东华乃是忘年之交,其实算起来东华不知比他大多少轮,他的出生离大洪荒乱战的时代有好些年成,未能亲眼得见那时东华的战名,但前一段时日倒是听墨渊提过东华一句,说是远古洪荒时的战场才称得上真战场,那时的战争**当得上浴血之战几个字,后世的这些打打闹闹实在小儿科,不过战场上最为吃得苦的却要算东华帝君,早年时几场大战事从战场上下来常常像在血中泡过一般,身上不知多少道口子却连眉毛也不动一动,这种威勇没有几个人比得上。

  蛇阵中的雷电光矢未有一刻间歇,东华衣袍上白色的交领同袖边早已被血迹染成金红,为防巨蟒的情绪冲动对裹着凤九的梦境有什么妨害,帝君他一直保持着一个缓慢适当的步伐行走,雨水自发丝袍角袖口滴落,一片赤红,帝君的确连眉毛都没有动一动。

  突然一人自女君身后长长的跪列中起身,踉踉跄跄奔向燕池悟,白衣白裙正是姬蘅,满面泪痕地抱住小燕衣角:“你救救他,你去将他拉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小燕难得沉默,转身背向姬蘅,姬蘅仍拽着他的衣角哭得嘤嘤不止。

  凤九隐约听到什么地方传来雷雨之声,她感觉自己自从跌入这段虚空就有一些迷糊,时睡时醒中脑子越来越混乱,每醒来一次都会忘记一些东西,上一次醒来时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会跌入这段虚空,这是不是说明再昏睡几次她会连自己到底是谁都记不清?她感到害怕,想离开这里,但每次醒来也只是意识可能有片刻游离于昏睡,睁眼都是模模糊糊,更不要说手脚的自由行动。且每次醒来,等待她的不过就是无止境的晦暗和寂静,还有疼痛。

  但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雷雨之声越来越清晰,轰鸣的雷声像是响在耳畔,似乎有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凉凉的,停了一会儿又移到耳畔,将散乱的耳发帮她别在耳后。她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见到紫衣的银发青年正俯身垂眸看着自己。

  此时在此地见到帝君,倘若她灵台清明着定然震惊,却正因脑子不大明白,连此时是何时此地是何地都不清楚,连自己到底是小时候的凤九还是长大的凤九都不清楚,只觉得这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但她认识眼前这个人是东华,心中模模糊糊地觉得他是自己一直很喜欢的人,他来这里找自己,这样很好。但还是口是心非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呢?”帝君用那种沉静的眼神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目光渐渐清晰一些,瞧见他浑身湿透十分不解,轻声道:“你一定很冷吧?”帝君仍然没有回答,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却伸手一把将她搂进了怀中:“是不是很害怕?”

  她一时懵了,手脚都不晓得该怎么放。但帝君问她害不害怕,是的,她很害怕,她诚实地点了点头。帝君的手抚上她的发,声音沉沉地安抚她:“不怕,我来了。”

  眼泪突然涌出来,她脑中一片浑茫,却感到心中生出一段浓浓的委屈,手脚似乎已经能够动弹,她试探着将手放在帝君的背上,哽咽道:“我觉得我应该一直在等你,其实我心里明白你不会来,但是你来了,我很开心。”就听到帝君低声道:“我来陪你。”

  她心中觉得今天的帝君十分温柔,她很喜欢,同往常的东华很不同,但往常的东华是什么样的她一时也想不起来,脑中又开始渐渐地昏沉,她迷糊着接住刚才的话道:“虽然你来了,不过我晓得你马上就要走的,我记得我好像总是在看着你的背影,但是今天我很困,我……”

  她觉得自己在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但越说脑子越模糊,只是感觉东华似乎将她搂得更紧,入睡前她听到最后一句话,帝君轻声对她说:“这次我不会走,睡吧小白,醒了我们就到家了。”

  她就心满意足地再次陷入了梦乡,耳边似乎仍有雷鸣,还能听到毒蛇吐信的嘶嘶声,但她却十分安心,并不觉得害怕,被东华这样地搂在怀中,也再不会感到任何疼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